当前位置: 老场新闻 > 社会 > 花68万元买了“法拍房”却住不进去,因为原房东把房子租给自己

花68万元买了“法拍房”却住不进去,因为原房东把房子租给自己

时间:2019-11-09 11:07:30来源:老场新闻 点击:1716次

今年7月,杨先生在淘宝上花了68万元买了一栋146平方米的房子。

在购买之前,杨先生知道房子已经被前房东周女士租了19年,所访问的资料显示,房客罗某是周某的母亲。

杨先生说,他怀疑这是反对法院强制执行的恶意租赁。"如果我的权利没有被要求,我在租赁19年后只剩下17年了。"

10月9日,四川省崇州市人民法院对记者回应称,法院已经在拍卖中披露了租赁信息。买方知道租赁关系和租赁期限的存在,知道并愿意承担风险。如果对租赁协议有任何异议,他可以向双流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解除障碍。

杨先生,32岁,来自四川德阳,已经在北京工作很长时间了。随着父母年龄的增长,他想把父母转移到成都生活。

“我家的大多数亲戚都在成都双流,我在北票。没有成都的社会保障,买一个工作室是唯一的选择。”杨先生说,从今年春节开始,他就开始关注淘宝上的发牌屋。今年7月,他注意到崇州市人民法院拍卖了2000年建成的双流住宅区146平方米的三室两厅房屋。

△拍卖房屋所在的住宅区

根据公告,该房屋被前房东周moumoumoumoumou出租19年,承租人为Luo moumou。然而,杨先生注意到租赁合同签订于2014年,承租人罗某非常老,77岁,一次性支付了684,000英镑的租金。

杨先生说,为了安全起见,他访问了成都金鹰家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金鹰家具),在那里,前房东、被处决者和所涉及的住宅区,发现成都金鹰家具经理已被替换,但警卫没有。

公司警卫告诉她,成都金鹰家具的法定代表人张moumoumou是周的姐夫,另一个被处决的人是周的妹妹,罗是周的母亲。

“当时,门卫告诉我,罗牟某经常在集市上骑三轮车上街。”杨先生说他在社区的房子门口看见一辆三轮车。

杨先生说,有各种迹象表明这是对法院的恶意租赁。在拍卖的最后五分钟,他花了68万元买下了这栋房子,低于他70万元的心理底价。

拿到房产证后,杨先生联系了周女士,试图通过协商解决此事,希望搬进来,但没有成功,他忍不住担心:“我相信法院会保护我的房屋所有权,但如果权利不被主张,那么我的财产权只剩下17年了。”杨先生说他直到拿到产权证书才知道这栋房子的产权将持续50年。如果到2050年它真的租了19年,这就意味着产权只能持续17年,他要到2033年才能搬进来。

目前,他每月有5000元的抵押贷款,但显然他不能呆在房子里。作为最后手段,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通过司法渠道声称对他的房子拥有所有权。

杨先生提供的借据和租赁协议显示,2014年6月8日,周某向罗某借款68.4万元,用于使用金鹰家族财产的营运资金。同日,周某将该房屋出租给罗某,租期19年,从2014年至2033年,年租金36,000元,一次性租金684,000元,租期19年。在租赁协议上,周某的电话号码留了下来,但罗某的电话号码不在。

△涉及的房屋

杨先生从周某的朋友圈收到一条消息。2015年12月24日,周某带着父母去公园玩。他拍了照片,朋友圈“陪父母去公园晒太阳”,并附上了三个人的合影。在周某的朋友圈子里,她和她的母亲也不时被人看见。

9月26日,杨先生的律师前往双流区东胜派出所获取周某和罗某的户籍信息。去年1月5日和5月31日,罗某和周某分别进行了户口登记。罗某和周某居住位置相同,都居住在涉案房屋所在的住宅区,罗某在12栋楼内,周某在4栋楼内,即杨先生购买的房屋。

10月5日,记者来到法派大厦所在的住宅区。有4栋房子不在家,12栋房子是罗牟某登记的。记者见到了罗慕谋的孙子:13岁的小张。记者拿出照片要求小张确认。他告诉记者,罗某是他的奶奶,周某是他的阿姨,他的妈妈和周某是罗某的女儿,今天的阿姨陪着她的奶奶去了医院。“我爸爸和我通常住在这栋房子里,我阿姨住在4号楼。奶奶和爷爷经常生病住院。”

8号楼3单元1单元的一位邻居也向记者证实,罗和周是母女关系,他们家在社区里有两栋房子。

10月5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了周女士。她说她不认识买方杨先生,也不知道购买情况。她还想知道杨先生是如何购买这些商品的,价格是否合法和公平。

"我已经向法院提交了执行异议的申请."周Moumou说,10月8日,周mou向崇州市人民法院提交了“执行异议申请书”。

4月2日,崇州法院向周某发出“通知”,通知周某法院即将对涉案房屋进行评估。4月8日,她写了这份“反对执行的申请书”。申请书上说,金英家具的突然停产是由于担保公司的贷款。作为金英家具公司的一名员工,她在2008年下半年为金英的家具提供了抵押担保贷款,并于2014年6月初将房子租给了其他人。

目前,这是她离婚后唯一合法的房子。如果强制执行,她和她的未成年子女将无处可住。请法官不要低价处置与金鹰家具执行相关的财产,由员工对财产进行担保,并给予1-2年的延期执行或暂停执行时间,这样她就可以完成金鹰家具的私人债务转换成股份,或资产价值的转换。

记者从崇州市人民法院了解到,法院确实收到了这份申请,但上周法院没有联系某某人。“每个被处决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房子被拍卖。这个案件涉及许多被处决的人。每个被执行人都申请反对执行。”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

你为什么没有房子住,然后租给别人呢?房客是他妈妈吗?对于这些问题,周某选择了回避。

根据判断文件网的判断信息,2014年,金英家具从中信银行获得贷款2500万元,成都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包括以自己的房屋作为担保公司的周某某提供的反抵押担保。后来,金英的家具被担保公司起诉违约,周某某被判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房子被迫拍卖。

由于逃避执法,周在2016年和2018年两次被列为不诚实的被执行人。

周某被列为违背诺言的人。

9月26日,本案执行法官丁伦在与杨先生律师的沟通中表示,该房屋的现状已在拍卖中披露,租赁将影响该房屋的拍卖。法院在执行期间无法确认租赁合同的真实性,买方可以向房屋所在地双流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保护自己的权利。

在司法实践中,房屋所有权和使用权有时是分开的。本案中房屋不能强行清拆交付的原因是在拍卖之前,三方都同意根据目前的情况拍卖房屋。对于外人的占有,杨灿先生向双流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确认“租赁合同无效”。

10月9日,崇州市人民法院回应记者称,法院已经在拍卖中披露了租赁信息。买方知道租赁关系和租赁期限的存在,知道并愿意承担风险,以相对较低的价格购买该房屋。

“现在他已经获得了房子的所有权,不能住在里面,因为有一种法律关系,买卖没有破裂,租约也没有破裂。如对租赁协议有异议,可向双流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解除障碍。”崇州市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

四川律师事务所律师邢连超认为,法院已经在拍卖过程中披露了租赁关系,买方将承担买不到房子的风险。

邢连超表示,如果买方认为有恶意的租赁要求终止租赁合同,通常会通过诉讼解决。

在诉讼中,买方需要证明合同是虚假的或者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利益,才能宣告合同无效邢连超表示,租赁期限最长为20年,合同期限为19年。双方的身份都是母亲和女儿,这违背常识。它不排除恶意串通的可能性。身份将成为法庭判决中的自由裁量因素。

成都卫青法律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法律工作者李郭俊认为,合法拍卖行的交付不是一种“不违约买卖”的民事关系,而是法院在处理案件执行过程中应行使的司法权力问题。

北京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毅指出,法院是否会强制该房屋腾空,主要取决于该房屋是否是房屋交付的附随义务。目前,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和2016年《关于人民法院网上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仅提及交付,但对是否腾空房屋没有明确规定,导致司法实践中意见不一。

江苏11选5投注 500万彩票网 湖北快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