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老场新闻 > 综合 > 文澜阁《四库全书》的抗战苦旅

文澜阁《四库全书》的抗战苦旅

时间:2019-11-08 19:25:36来源:老场新闻 点击:2922次

陈训慈(1901-1991),陈布雷的二哥,毕业于东南大学,浙江大学历史地理系教授。1932年,他被调任浙江省图书馆馆长。他实行了建立一个把普及社会教育和提高学术研究结合起来的图书馆的政策。他因创办《温岚日报》和主办浙江文学展而闻名海内外。

温岚阁位于杭州西湖孤山南麓,浙江省博物馆内。它最早建于清乾隆四十七年(公元1782年),是清代为收藏《四Ku全书》而建的七个藏书楼之一。它也是长江以南三个大厅中唯一幸存的一个。

《四库全书》是清朝乾隆年间国家编纂的一部大型中国古典文学百科全书。这个编译项目持续了14年。书中有7本书,杭州西湖温岚馆就是其中之一。当太平军于1861年攻占杭州时,文郎失去了他的大部分“四Ku全书”。储存的图书馆书籍散落在人群中,甚至变成了市民的“包装纸”。继丁丙、丁申兄弟出资收藏遗书,继钱逊的《毛毅补遗》和张宗祥的《归海补遗》之后,温岚格的《四Ku全书》基本完成,成为江南三馆中仅存的《四Ku全书》。1904年,浙江省咨询委员会决定将藏在温岚馆的“四库全书”移交给浙江省图书馆保存、管理和使用,成为博物馆的瑰宝。然而,温兰格的《四Ku全书》在20世纪30年代面临着另一场灾难。为了保护文郎的《四Ku全书》免受日本侵略者的蹂躏,陈训慈带领手下在战火中行进了数千英里,历时近九年,最终保存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

1937年的马可波罗桥事件宣告了全面抗战的开始。时任省级图书馆馆长的陈训慈“担心内阁书籍会被炸毁,所以他命令总务部门为搬迁做好木箱准备。”7月底,情况越来越糟,图书管理员夏丁于(富阳历山人)和富阳玉山吴冶村的富绅赵梁坤同意将温岚阁的书籍和珍本搬到赵宅的大房子临时存放。它坐落在山脚下,隐蔽性很高。1937年8月1日,图书馆全体工作人员聚集在鼓山分馆,收拾好书籍、140盒文兰阁图书和88盒珍本图书,于4日凌晨离开图书馆。

温岚葛本藏在浙江图书馆。

在路上,他们首先被水运到富阳玉山的河边码头,由数百名村民运送。那天晚上,赵宅的大房子里藏了228箱橱柜书和珍本书。图书馆派毛春香负责,一名工作人员帮忙处理。陈训慈的日记记载:“山本和四库全书已迁到阜阳,由毛春香管理。现在它们是准确的。他们报告了目前的情况,说他们位于山区,旧房子看不见,所以预计他们不会被损坏。”温岚葛在杭州沦陷前搬出了杭城。

1937年8月,松湖战役开始了。十月底,“敌机越来越猛烈地轰炸杭苑,玉山可以听到爆炸声。”富阳毗邻杭州,玉山的安全成了问题。”陈训慈越来越担心文兰阁书籍的安全。为此,他专程与导师朱克真总统就对策进行了磋商。除了共同努力向教育部转移资金和交通,两人还利用浙江大学的交通力量向西移动,准备将西藏温岚馆的书籍和珍本书籍搬到一个更偏远的美德之地。1937年12月3日,陈训慈日记记载:“温岚阁四库全书及其珍本从阜阳抵达桐庐。你找不到船。多亏了浙江大学的卡车,它已经运输了三天了。一切都已经到了徐塘。它是建德市人民教育厅徐塘分院的东头。方力斋先生的家..."

杭州于1937年12月陷落,富阳相继陷落,建德也处于危险之中。这时,陈训慈派石梅成和王文来到建德,雇了民船把四库全书运到金华,然后找到一辆车把它转移到浙江龙泉,并暂时存放在县中心学校。在迁徙过程中,陈训慈还将宁波天一阁的珍本珍本书籍打包运走。他一路来到龙泉的一个小山村,位于桐庐、建德、永康和仙霞的深山里。

随着日本的轰炸和战争环境的恶化,文兰格的《四库全书》已经被搬了很多次了。天一阁宋明典藏和浙江省图书馆的其他藏品也需要多次包装和保护。陈训慈花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为图书运输筹集资金和运输力量。1937年11月13日和20日,他几次去省教育厅(当时哲图回到省教育厅管辖)寻求有关负责人的帮助,但最后只被允许借300元。

1937年12月10日,陈训慈在日记中写道:“为了四库全书,我们临时设立了德徐池(Dexu Pond),它离公路太近,所以我们应该搬到香香去。我们特别去了县政府参观姜奇鲸鱼县。这条运河不熟悉当地的地理。我见到了教育科长鲍先生,并谈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我们同意给某个乡镇的领导发一封信,允许他将来去那里。他又去了警察局,请帮忙租一艘船。我向张俊晓·冯借了200块钱来送书,我自己也付了200块钱。现在我被告知这一点。没有工资可供选择,但我只向到访的龚振借了60金,这很难应付……”12月11日,陈训慈不得不向省教育厅提交报告:“……为了搬走文兰格的《四Ku全书》,各方借了很多,而书在途中,交通费用仍被允许,经常性费用无法偿还。因为这件文物,教育部不认为它是自己的事。它去杭州借钱。现在它已经借了钱并把它运了出去。然而,杭州仍然有许多书,所以继续读下去是明智的。在此基础上,教育部不得不拨款800元用于图书运输。”

当政府忽视这一点时,陈训慈不得不卖掉他的房产,向亲戚朋友借钱来筹集资金买书。“带几百块金子回家,借石梅城几百块金子……”筹集运输书籍的钱真伤了我的脑筋,他不情愿地发出了一句“无车无钱,至今满是味道咦”。

面对债务负担和繁忙的工作,陈训慈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体逐渐透支,但他只是坚持要生病。“睡懒觉,经常醒来是不平稳的。最近,神经衰弱逐渐加深。”在国家的关键时刻,陈训慈放弃了个人安全,尽一切努力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展示了自己的个人实力。

由于日本战斗机随时遭到轰炸,浙江龙泉仍然不是一个长期停留的地方。把温岚阁的《四Ku全书》和珍本书搬到后方是正确的策略。根据教育部的建议,文兰格等人于1938年3月23日再次从龙泉出发。经过福建浦城后,他们回到浙江江山,然后又回到浙赣铁路、江西、长沙、湖南、湘中、湘西和贵州贵阳。在向西2000公里的长途旅行中,除了从浙赣铁路到长沙的短途旅行和从长沙向西1000多公里的路程外,大部分人不得不依靠提肩、人力牵引和航运。湖南和贵州的道路崎岖不平,天气寒冷。再加上日本飞机的持续空袭,这真是说来话长。

从龙泉到福建浦城,再回到浙江江山,经过新陵、峡口、清湖等20多个城镇。穿过峡口的江山溪时,一车书翻倒在溪中。营救结束后,他们被送到江山县城隍庙的大院子里进行曝光和晾晒。有些书需要小心地一页一页地打开,用羊毛毡纸垫烘干,然后再烘干。由于战争紧张,日寇不时轰炸,工作人员不得不一路穿越高山,涉水而过,需要时间通风或干燥以防止发霉。1938年4月底抵达贵阳,存放在贵阳西郊张家祠堂。由于保护这些书的夏丁于、余兰佩和刘一工厂的努力和精心照料,3000本掉进水里的书终于获救。

1938年9月下旬,日寇首次轰炸贵阳。幸运的是,西郊张氏宗祠在此次空袭中没有遭到破坏,进入贵州馆的书籍也没有被毁,但其安全受到威胁。由于担心日本再次轰炸,教育部决定再次搬迁。当时,贵州省图书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建议将橱柜书籍转移到北郊的母洞存放。经过浙江图西族移民的调查,认为1939年2月把温岚内阁的书籍转移到贵阳北郊山中的母洞是合适的。该洞穴附近极度荒凉,相对安全,但洞穴内部相对潮湿,防霉防虫侵蚀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贵州雨量充足,晴天很少。每年夏天和秋天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来曝光书籍。每天有五六个盒子要打开。盒子里的每一页都必须小心打开。陈训慈考虑到图书管理员承担晒太阳整理的任务一定很困难,咨询了朱克珍校长,并派了一两位从浙江大学西迁到贵阳郊区穆迪洞的中文系教授协助晒书整理,主张每年春秋两季晒一次太阳。事实上,在文兰格在贵阳的书的最后几年里,工作人员一直在遵循这种做法。在防潮防虫问题上,还探索了各种应对方法,如在书盒之间添加夹板、在书盒底部放置木炭、在地上撒石灰以吸收水分以及在书盒中放置樟脑球。文郎的书和珍本在贵阳保存了六年。它们完好无损,一份也没有丢失。

1940年10月,应哥哥陈布雷的邀请,陈训慈作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二书记前往重庆,于10月23日抵达贵阳阅读文兰阁的著作。

陈训慈在重庆就职后,蒋介石接见了他。陈训慈在介绍学术研究后,详细报道了文兰阁图书在贵阳穆迪洞和浙江省图书馆西迁的情况。陈训慈想利用蒋介石的采访获得政府的进一步支持。1940年10月15日,陈立夫参观陈布雷家时,陈训慈借此机会介绍了温岚葛在贵阳穆迪东创作的《四Ku全书》的困境。随后,陈训慈于11月26日写信给教育部部长陈宜新,要求实施新的预算。同时,他还与贵州省教育厅和贵州省图书馆就保管措施的实施和资金的使用进行了联系。那一年,只要有机会,陈训慈就和重庆的高层人物沟通,为四库全书的安全保护和搬迁做准备。由于陈训慈做了大量工作,重庆国民政府更加重视文兰阁图书的安全。1943年春天,蒋介石给贵州省主席吴定昌发了一封电报,敦促他“找另一个安全的地方搬到潮湿的地下洞穴躲起来,因为害怕图书馆发霉腐烂。”

尽管陈训慈辞去了浙江省图书馆馆长的职务,但他仍不时关心图书馆事务。1941年秋,贵阳“四Ku泉树”的饲养员刘一工厂因病辞职。当时,毛春香在湘西的黔阳工作。陈训慈从重庆发了一封信,叫毛春香回博物馆接管内阁书籍,并寄了300元的差旅费。毛春香被命令代表刘一工厂在贵阳照看这本书。1944年,日军从广西占领了贵州独山,贵阳在11月处于危险之中。毛春香写信给重庆请示。陈训慈立即发函通知他,他正在与教育部讨论将文兰阁的书籍和珍本搬到重庆。经教育部批准,四库全书于12月8日从贵阳迁至重庆,12月23日抵达重庆青木关。为了妥善保管《四Ku全书》,1945年2月19日,温岚葛的《四Ku全书》保管委员会在重庆成立,符江聪、顾淑森、陈迅慈等为其常委。

抗日战争胜利后,库什于1946年5月7日乘坐六辆汽车离开青木山口。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于7月5日抵达杭州。从1937年8月4日离开杭州到1946年7月5日回到杭州,文郎的《四Ku全书》经历了8年11个月的“抗日战争之旅”,回到西湖孤山图书馆。

当陈训慈先生专程向浙江省前图书管理员张宗祥索要文字,以记录《四Ku全书》从浙江到贵州的艰辛时,张写了一首诗给它:

通往南方的艰辛之路是漫长的。

寿松的秘密书在他的旅行包里。

我愿意保护我的心脏和血液。

经过多年的掠夺和飘香,香极了。

一旦胸部的一团残余升起,

温岚安全地去了千阳。

8000册书去哪了?

老朋友为几行诗流泪。

作者:赵炳新

江苏快三 山西快乐十分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