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老场新闻 > 财经 > 国企混改按下快进键 汽车行业迎来窗口期

国企混改按下快进键 汽车行业迎来窗口期

时间:2019-11-03 16:32:03来源:老场新闻 点击:4978次

从奇瑞控股“混合改革”,到江铃集团、长安汽车、爱知汽车三方合作,再到博骏汽车、一汽李霞合资等。,国有汽车企业的混合改革正在全面加快。在新能源汽车的带动下,汽车行业迎来了新一轮改革的窗口期。

所谓的“混合改革”自然产生于已经进行了n年多的国有企业改革,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开始可以追溯到1993年。同年11月,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指出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即股份制。当时,国有企业改革迫在眉睫。1994年初,由9个国家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16个重要工业城市的国有企业财务状况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亏损率达到52.2%。当时,“管人、管事、管资产”的国有企业管理模式普遍被认为是低效的。在过去的20多年里,产权改革一直在努力探索是接受还是放弃,是前进还是后退。关于“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的争论和担忧从未停止过。然而,改革进展缓慢,几乎没有取得重大突破。

到了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当时,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只在国有企业的子公司一级进行,国有股拥有绝对控制权。国有股比重仍在50%以上,但对国有股的重视对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改革存在一定障碍。

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将“混合改革”列为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突破2017年10月,中国联通作为中央企业混合改革的第一股,引进了战略投资者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京东等。,共持有公司约35.19%的股份。中国联通集团持有的中国联通股份从63.7%降至36.7%。联通混合改革的落地,真正开启了混合改革的新篇章。这时,混合改革开始向上市公司层面推进,国有股跌至50%以下。随后,在完全竞争的行业和领域,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开始转向“增加国有资产价值和保持国有资产价值”的方向。

显然,国家希望通过混合改革将灵活的市场反应机制和创新的民营企业管理制度引入国有企业,以提高国有企业的活力。简而言之,“扩大功能,保持和增加价值,提高竞争力”是混合改革的最终目标。

汽车市场的“寒冬”与东风交织

汽车工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自然是混合改革的重中之重。尤其是在2018年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经历了近30年来的首次下滑后,今年“寒冬”汽车市场销量持续“无休止”下降,汽车企业产能闲置和产能过剩的困境日益凸显。

8月底,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机械行业运行情况显示,汽车行业总利润增长率十多年来首次由正变负。然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汽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77.2%,同比下降3.8%。业内普遍认为,汽车工厂的产能利用率必须达到至少80%才能保持稳定,而实际情况是福特在中国的产能利用率只有11%。标致雪铁龙与长安汽车的合资企业产能利用率仅为1%。

如何有效地振兴产能已经成为整个行业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汽车工业生产率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完全有能力在下行压力下提振中国经济。

也正是在这种大趋势和困境下,江铃集团-长安汽车-爱知汽车三家汽车公司于8月中旬就江铃控股达成合资合作协议,这不仅是汽车行业的“第一场战斗”,也是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和新生力量首次联手。一些“第一”终于给汽车行业带来了国企混合改革的东风。

博县×李霞优势组合达到1 1>2

混合改革的目的是引入新元素,激发国有企业活力,实现国有资本的宏观“保值增值”,而具体业务是通过引入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进一步提升企业自身竞争力,特别是抓住新能源和智能网络连接的新机遇,优势互补,协同努力,提升消费需求。然而,最近宣布的博骏汽车与一汽李霞合资成立天津博骏汽车有限公司,对“混合”和“改革”都有很大的利益,具有重大的社会意义。

首先,天津博骏改变了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主导的吸收或收购民营企业的潮流,逆潮流而动,创建了民营企业主导的新型合资企业。在该合资企业中,博骏汽车出资20.34亿元,占绝对控股地位。一汽李霞贡献了车辆相关土地、厂房、设备及其他资产和负债总额的19.9%。天津博县的出现丰富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构成,具有示范作用。它可能成为未来民营企业改造国有企业的开端。毕竟,在新的竞争时代,混合改革更加注重效率和效益。如果民营企业的理念和管理能够使混合改革后的实体有更大更强的发展和更好的“保值增值”,那为什么不让民营企业主导呢?正如40多年前改革开放始于思想解放一样,新一轮混合改革的突破和深化也必须始于思想解放。

其次,在“混合”层面,博骏与李霞的结合不仅是车型与产能的耦合,也是新企业资本与传统企业资产的结合,是双方“软实力”与“硬实力”的全面深入融合。例如,对于处境艰难的一汽李霞来说,博骏汽车积极的研发实力和资本投入可以让合资工厂的机械再次轰鸣,实现研发技术和生产技术等软硬资产的结合。然而,博骏自主开发的底盘平台、丰富的车型规划、“天津制造”的生产设施以及京津唐供应链的组合是一种“硬-硬组合”,使天津能够迅速走上新的电动轨道。此外,博骏领先的自主研发实力与曾经在李霞工厂打造“国家魔术车”的世界级丰田管理体系的结合,可以视为“软与软的结合”。完全有可能制造新一代的“国家电动车”,让最具成本效益的高品质电动车在九州自由行驶,重现当年的奇迹。

合资或混合改革只是一种手段和方向。最终目标是让中国汽车变得更大更强,并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培育“大众”和“丰田”本土品牌。然而,在上个世纪汽车工业“新四化”的趋势下,中国汽车工业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新旧汽车企业都面临着市场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也许只有通过综合发展、双赢合作以及提高效率和效益,他们才能稳步迈向未来旅游的新时代。

贵州快三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